<table id="3gz4c"></table>
      <optgroup id="3gz4c"><samp id="3gz4c"><ol id="3gz4c"></ol></samp></optgroup>
      <blockquote id="3gz4c"><sup id="3gz4c"></sup></blockquote>
      <big id="3gz4c"><delect id="3gz4c"></delect></big>
          <optgroup id="3gz4c"><label id="3gz4c"><ol id="3gz4c"></ol></label></optgroup>
            <big id="3gz4c"></big>
            <blockquote id="3gz4c"><sup id="3gz4c"></sup></blockquote>
            <div id="3gz4c"></div>
              <progress id="3gz4c"><var id="3gz4c"><option id="3gz4c"></option></var></progress>
              <optgroup id="3gz4c"><label id="3gz4c"><em id="3gz4c"></em></label></optgroup>
              <table id="3gz4c"><blockquote id="3gz4c"><samp id="3gz4c"></samp></blockquote></table>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經濟觀察 > 區域聚焦 > 正文

                “中國林都”伊春綠色轉型發展實踐

                “林區三問”新答卷——“中國林都”伊春綠色轉型發展實踐

                海報設計:潘紅宇

                林區經濟轉型發展怎么樣?林區生態保護怎么樣?林場職工生活怎么樣?

                2016年5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黑龍江省伊春市考察調研時提出了“林區三問”。

                6年多來,地處小興安嶺的“中國林都”伊春在綠色轉型發展中牢記囑托,為筑牢北疆生態屏障砥礪前行,一片綠嶺青山見證了“林區三問”的新答卷。

                林區經濟轉型發展怎么樣?林區不伐木,林下找出路

                “你看,人參苗的葉片是橢圓形的,葉邊是鋸齒形的。”如果不是跟著老林區人、黑龍江伊春森工上甘嶺林業局公司負責人王慶善在林下尋覓,記者或許無法發現,腳邊一株不起眼的綠草,可能就是經由人工撒播種子的林下參。

                “撒播種子后,林下參就在林地中自然生長,生長過程跟野山參一樣,市場價值還高。”在王慶善手機里的視頻中,林場職工們正在用播種器種下人參種子。公司共種植了4000畝林下參,這是很多老林區人的新營生。

                在20世紀50年代,伊春開始成為新中國經濟建設的重要木材提供地。

                這是伊春市五營國家森林公園內的自然景觀(5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松攝

                “那時的伊春就是一座大型木材加工廠,我們喊著放山號子,踏著積雪,扛著斧頭和鋸,走進深山老林伐樹。”68歲的林場退休職工劉養順說。

                當地統計數據顯示,在60余年的森林開發歷史中,伊春為國家提供木材2.7億立方米,這些木材連起來可以往返地月之間7次。

                然而,劉養順和伙計們慢慢發現,由于長期砍伐,能伐的樹越來越少、越來越細。

                20世紀八九十年代,伊春林區陷入經濟危機和資源危困,可采資源幾近枯竭,莽莽林海面臨“透支”風險。2013年,伊春全面停止天然林商業性采伐。

                “不砍樹,咋過活?”停伐后的林區人有過困惑。2014年,伊春市GDP同比下降9%,地方財政收入下降17.4%。

                “獨木經濟”一去不返的陣痛讓林區人苦苦探尋著新的發展模式。

                “不要單打一,注重多元化。”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在友好林業局萬畝藍莓產業園,為伊春產業發展把脈開出的“藥方”。

                “綠水青山是伊春最大的財富,發展綠色生態產業是伊春最大的優勢,這是林區人在探索中達成的共識。”伊春市委書記隋洪波說。

                就在伊春全面停伐的第二年,林業工人張桂俠開始嘗試用以前燒火用的林下廢棄物松明油子制作成精致木雕。近年來,松明油子已成為伊春林下經濟產業鏈的一環,而它也有了新的名字——北沉香。

                如今,已經是伊春永達工藝品有限公司總經理的張桂俠將永達工藝打造成北沉香加工的佼佼者。2021年起,她又涉足生態旅游文創產業,開辦研學體驗基地。

                這是伊春永達工藝品有限公司的北沉香工藝擺件(5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松攝

                向森林要食物,向林下要空間,是如今的林區人找到的新的發展路徑。

                在伊春森工紅星林業局公司的一處湖羊養殖基地,伊春林茂養殖專業合作社負責人曹志和一邊用鐵鍬拌草料,一邊看著羊群悠閑進食。

                這是伊春森工紅星林業局公司紅星林場分公司的一處湖羊養殖基地(5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松攝

                “我們林場職工集資入股130多萬元成立了合作社。”曹志和說,湖羊養殖做起來后,一些過去閑置的廠房被改建成標準化羊舍,農作物秸稈通過回收再加工轉化為粗飼料,這都是“一林獨大”時想象不到的事。

                “林下種植進一步發展了特色農業,林下養殖實現了有機肥的循環利用。家門口的綠水青山,也成為經濟轉型發展的突破口。”伊春市農業農村局三級調研員劉大偉說。

                伊春正圍繞“林”字做活“綠文章”,將產業鏈不斷向上下游延伸。紅松果林、食用菌、小漿果、湖羊等特色產業興起,生態旅游、林下經濟、碳匯交易等多種經濟蓬勃發展。

                今年2月,黑龍江省首單25萬噸二氧化碳當量、500萬元的森林經營碳匯項目交易在伊春森工翠巒林業局公司誕生。

                “通過探索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新路徑,在守護好巍巍青山的同時,實現林區綠富同興。”公司董事長鄭在軍說。

                這是伊春森工紅星林業局公司的中藥材種植區(5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松攝

                林區生態保護怎么樣?森林覆蓋率達83.8%

                作家張抗抗曾在《紅松擎天》一文中寫道:“若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了紅松,藍天還能用什么來支撐呢?”

                全世界的紅松60%在中國,中國的紅松半數以上在小興安嶺。作為“紅松故鄉”,伊春生態好不好,紅松種植面積是一把尺。

                如何突破常規育苗方法,以科技創新助力興林護綠?在伊春森工上甘嶺林業局公司輕基質容器罐生產車間,新鮮出爐的輕基質容器罐被整齊碼放,罐中富含滋養紅松幼苗生長的養分。

                從2021年末到現在,這里已經生產330萬個輕基質容器罐,紅松幼苗成活率可達95%以上。“用輕基質容器罐育苗可以突破傳統的造林方式,實現三季造林,紅松林能得到更好的保護和修復。”公司生態建設部副部長王立新說。

                2007年12月2日,保護珍稀樹種的專業性聯合會組織——伊春保護紅松聯合會在伊春成立并發起“認領紅松”的公益活動。截至2021年末,共有4.24萬人次認領紅松37.72萬株。

                如今,伊春森林覆蓋率已達83.8%。10年來,當地新增紅松果材兼用林7.78萬公頃,新增紅松純林0.61萬公頃。

                在黑龍江伊春森工集團上甘嶺林業局公司的一處紅松嫁接育苗基地,游客掃碼查看嫁接紅松簡介(5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松攝

                從伐木到看林護林、認養樹木,越來越多的林區人明白,有了綠水青山,不愁金山銀山。有了厚實的生態底子,生態優勢才能轉化為產業優勢、經濟優勢和競爭優勢。

                近年來,伊春市堅決不上污染環境、破壞生態和高耗能的項目。伊春還在所轄縣市區主要責任指標考核中增加了“重大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事件”負向約束指標,黨政負責人離任時如果生態環境賬不合格將被問責。

                為切實扛牢維護國家生態安全的政治責任,2021年12月,伊春市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決定,將每年5月23日設立為“伊春生態日”。

                過去5年間,伊春初步劃定生態保護紅線面積1.54萬平方公里,各級各類自然保護區達到23個,4個自然保護區升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從單一到系統,從一域到全局,伊春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不斷完善。

                這是伊春市溪水國家森林公園內的紅松(5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松攝

                林場職工生活怎么樣?小興安嶺里的小康之家

                2013年伊春停伐后,數萬名林場職工面臨轉崗,很多人琢磨著新出路,方桂茹就是其中之一。

                在多番嘗試后,方桂茹把目光投向生態旅游。2017年5月,方桂茹拿出10余年來種植木耳攢下的10多萬元積蓄,將自家住房裝修成民宿。

                民宿還沒開,質疑聲就鉆進了耳朵:“這么偏遠,交通不便,能有人來嗎?”

                當地“三供三治”基礎設施建設和棚戶區改造等民生工程,寬了她的心。這幾年,林場修了柏油路、安了彩燈、栽了樹,游客也逐漸增多了。

                “靠著林下種植我攢下了積蓄,又靠這些積蓄開辦了民宿,我真切感受到了好生態帶來的福利。”方桂茹說,身為一名黨員,她將不折不扣地守護好這片綠水青山,讓生態紅利潤澤林場的職工群眾。

                在地方扶持和個人努力下,更多的“方桂茹們”參與到林場的產業項目與合作社中,依靠好生態吃上“綠色飯”,一個個小康之家在林海里安居樂業。

                這是伊春森工上甘嶺林業局公司溪水林場分公司退休職工劉養順的農家樂外景(5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松攝

                在伊春森工翠巒林業局公司的一處木耳種植基地,23棟木耳大棚層層疊疊,翠巒林業局公司昆侖氣林場分公司經理劉兆文正在大棚中察看木耳長勢。

                “大棚里的近40萬袋木耳,在6到8月間可以采摘五六茬,利潤近40萬元。我們通過組建合作社,帶動職工增收。”劉兆文說。

                就在劉養順工作過的溪水林場,隨著一個個產業項目開花結果,林場職工創業致富的熱情也高漲了起來。

                工會主席張茂林帶頭發展無公害棚室香瓜綠色種植;林區森林防火員賈存革帶頭種植黑木耳棚室掛袋立體栽培;劉養順帶頭開辦養順農家院,如今林場里近30家農家樂和民宿經營得有聲有色……林區人的好日子,就在小興安嶺的林海中一撇一捺地書寫著。

                伊春森工上甘嶺林業局公司溪水林場分公司退休職工劉養順端著小西紅柿準備招待游客(5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松攝

                初夏時節,伊春永達工藝研學體驗基地。一群青少年“研學客”在向導老師的引領和介紹下,走入一片原始紅松林探秘。

                循著他們仰望的方向,一列列筆直的紅松,像是守望祖國北疆的戰士一般,支撐起一座老資源型城市守護綠水青山的新夢想——

                就在紅松林下,是勤勞奮斗著的林區人,他們用雙肩扛起了時代的重托,用雙腳丈量著深愛的土地。在他們的故事里,“林區三問”的新答卷正在接續書寫。(新華社記者劉偉、陳聰、孫曉宇)

                [責任編輯:宋暢]
                肏屄大片老互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