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3gz4c"></table>
      <optgroup id="3gz4c"><samp id="3gz4c"><ol id="3gz4c"></ol></samp></optgroup>
      <blockquote id="3gz4c"><sup id="3gz4c"></sup></blockquote>
      <big id="3gz4c"><delect id="3gz4c"></delect></big>
          <optgroup id="3gz4c"><label id="3gz4c"><ol id="3gz4c"></ol></label></optgroup>
            <big id="3gz4c"></big>
            <blockquote id="3gz4c"><sup id="3gz4c"></sup></blockquote>
            <div id="3gz4c"></div>
              <progress id="3gz4c"><var id="3gz4c"><option id="3gz4c"></option></var></progress>
              <optgroup id="3gz4c"><label id="3gz4c"><em id="3gz4c"></em></label></optgroup>
              <table id="3gz4c"><blockquote id="3gz4c"><samp id="3gz4c"></samp></blockquote></table>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中國品牌 > 公司治理 > 正文

                國企數字化轉型提速

                國企數字化轉型提速

                在近日舉行的以“數字賦能 科技抗疫”為主題的“國資大講壇”(云講壇)系列活動上,中央企業數字化發展研究院副院長俞兆強透露,目前已有71家中央企業搭建了超過150個高水平的工業互聯網平臺,關鍵設備聯網率超過50%。“數據正在成為企業間可定價、可流轉、可變現的一個新型價值載體。”

                在數字經濟大潮中,數字化轉型已不是企業的“選修課”,而是關乎企業生存和長遠發展的“必修課”。為鼓勵國有企業充分發揮引領帶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中堅力量,進一步推動我國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國資委早在2020年8月便印發了《關于加快推進國有企業數字化轉型工作的通知》,就推動國有企業數字化轉型作出全面部署,為國有企業推進數字化轉型工作吹響了新號角。

                國有企業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頂梁柱、國家隊,肩負著推動經濟發展和增強社會價值的重要責任,國有企業需要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浪潮中發揮引領作用,成為推動數字化智能化升級的排頭兵。“我國企業數智化轉型過程中存在起步比較晚、水平參差不齊等問題,很多中小企業因為投入少,技術能力無法很好支撐數智化需求。”在用友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端BG總裁王勇看來,央企體量大、業務覆蓋面廣,通過數智化轉型可以充分發揮其“鏈主”作用,對上下游的中小企業賦能,提升整個產業鏈數智化轉型水平。

                “以大唐集團的數智化轉型為例,用友承建的大唐電商平臺,不僅幫助大唐集團進一步降低了采購成本,提升了采購效率與精細化管理水平,還讓這個平臺由服務集團走向服務社會,由在線化走向數智化,優化供應鏈協同生態。大唐集團通過此平臺,充分發揮了央企的引領作用,實現了管控效率、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共同提升。”王勇說。

                在企業數字化轉型中,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普遍將數字化轉型戰略作為“十四五”時期業務規劃的重要內容之一,數字化能力也成為衡量國企改革成效的重要指標。在國資委網站開辟“一把手談數字化轉型”專欄后,共有包括中國大唐、中國華能、中廣核、國家電網等在內的數十家央企一把手發文闡述企業開展數字化轉型的實踐與探索思路,部分央企曬出其數字化轉型路線圖。華潤集團、中國建設科技集團等央企先后成立了數字科技公司,專項賦能,一方面支撐集團內部數字化轉型升級,另一方面對外提供數字化服務。

                雖然國企數字化轉型不斷取得進展,但從整體情況來看,不同行業的數字化轉型進度存在較大的差異。德勤的報告顯示,互聯網、電信和媒體資訊行業數字化水平較高,而汽車、電力、機械、油氣、化工等國企集中的傳統行業,仍處于數字化轉型的爆發起點或企業轉型發展的關鍵節點。

                騰訊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牛福蓮認為,當前大部分國企已經在不同程度上展開數字化轉型嘗試,但因國企數字化轉型并非只是局部信息技術累加,而需要通盤考慮業務、經營、人才、技術等多方面的數字化融合,再加上國企龐大的規模和復雜的體制,更使國企數字化轉型的整體協同推進成為一項艱巨任務。

                王勇表示,央企國企數智化轉型主要存在兩大挑戰:一方面,傳統信息化階段,央企國企更多依賴國際廠商,現在面臨自主可控的問題和困難。另一方面,在數智化轉型過程中,國企硬件基礎、云平臺建設已初步到位,基于這種先進的技術架構去構建上面的應用,并基于企業發展戰略重構商業模式和業務場景的難度也不小。

                在王勇看來,央企國企等大型企業在數智化轉型過程中,亟需一套能夠滿足穩定與敏捷雙重需求的解決方案。“我們通過全新一代數智技術,構建商業創新平臺。基于云原生架構滿足央企國企等大型企業混合云部署需求,可以實現云上云下跨云穿梭。既滿足其靈活的業務創新,同時也實現了自主可控和對安全的要求。”王勇說。

                針對業務和應用創新,工業和信息化部賽迪研究院電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長陸峰建議,企業數字化轉型核心是利用信息技術全方位推進業務重塑和業態創新,更好地適應經濟社會數字化運行發展需求。按照數字化運行要求,加快推進企業扁平化管理,提升業務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服務能力。積極推進業務業態創新,推動5G、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業務深度融合創新,提升客戶連接、網絡服務、深度洞察、智能運行等能力。

                [責任編輯:潘旺旺]
                標簽: 國企改革   數字化轉型   國資委  
                肏屄大片老互666